禪的生命力、造化力使腎結石消弭於無形 

文/覺妙遠明 (俗名:鍾定全)   

平鎮禪修會館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以前假如有人對我說結石可以被氣化,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,因為我是學化工的,就科學的理論而言,既然已經是固體結晶(如碳酸鈣、草酸鈣等),應該是很難消失的……。 

  三十多年前,即民國五十八年底,我正在內壢某營區服務,突然在某天下午如廁小解時出現血尿,我嚇住了,不知所措,但又覺尿道並無任何不舒服之處;但我還是立刻向長官報告,隨後至桃園虎頭山八一四軍醫院就診。經過驗血、驗尿、照X光等檢查之後,醫官說雖然X光片看不出什麼徵兆,但應該是尿道結石,於是就開了一些藥,並交代我如有任何異狀要馬上到醫院去。這是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有疑似尿路結石的現象。

  民國六十年三月,我進入國防部中山科學研究院工作,到了六十二年十月的某天,我突然又腹部絞痛,經過初步X光檢驗,斷定是左輸尿管結石,結石部位在腎盂(在腎臟與輸尿管之間的漏斗狀),大小如大拇指般,已將腎盂塞得滿滿的;於是我立即到三總進行切除手術。


平鎮禪修會館

<腎結石> 

 

  此後,大約每隔三年,結石又瓜熟落地,同樣要先經過一番痛不欲生、滿地打滾的腹部絞痛,然後再進醫院挨一刀,就這樣前後共經歷五、六次手術,另有兩次是利用「超音波結石體外震碎機」來治療。

  多年來,如此反覆的發病、治療,讓我感到非常惶恐無助,每天都活在憂愁之中,經常不開心。其間也曾遠赴國外讀書、工作,這些病症照常發生,因此「結石」對我而言,就像每隔三年的定期炸彈一樣,連中、外醫生都無法根治,只能叫我每天喝大量的水,排尿量至少要有2000c.c.以上。

  我也試遍各種西藥、中藥、偏方,但都無效,只能怨自己體質不好,或者命不好,每每想到「結石」要伴我一生,即使到七、八十歲的高齡也得繼續與它搏鬥時,心裡便充滿無助與恐懼!

  八十一年那年,我入門跟隨  悟覺妙天師父修行印心佛法,剛開始也不很精進,到了八十四年七月離開中科院時,蒙師父慈悲,讓我進入印心禪學文教基金會服務。

平鎮禪修會館兩小無猜!

<覺妙遠明師兄與太太覺妙禮蓮師姐>

 

  某天下午求見  悟覺妙天師父,請師父開示如何才能不再發生結石,解脫疼痛。  

        悟覺妙天師父看著我說:「一、不要吃冰冷的東西。二、打坐時多守兩腎」,雖然只是簡單的開示,但當時我的左腎(結石一直發生在左腎)感覺一陣溫熱,舒服極了,我知道師父已經對我無相加持,我馬上合十感恩  悟覺妙天師父。

  自此以後,我一直遵從  悟覺妙天師父的開示,打坐時靜守兩腎。後來在一次聊天中曾與宗明師兄談起此,他說他也有結石,但從沒動過手術,其實結石都是我們的業力在作祟,所以無法根除,復發是必然的。因為他在禪定中觀到一具一具的骷髏從腎臟坐起離開,也就是說,藉由禪的大造化力以及師父的大證量,把它們都一一度化了。

  的確,當我在禪定時,確實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「氣化」(實際上是師父的超度)的現象。

  以前假如有人對我說結石可以被氣化,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,因為我是學化工的,就科學的理論而言,既然已經是固體結晶(如碳酸鈣、草酸鈣等),應該是很難消失的;但在我真正開始精進禪修之後,卻了悟到結石的氣化其實是發生在它尚未結晶之前,藉由禪的生命力、造化力使它消弭於無形(氣化)。現在的我早已不再去想結石這回事,它好像已從我的潛意識中連根拔除,就像從沒有發生過一樣!

  妙天師父曾開示過,所有色身的病痛、精神上的不舒服或是一些不幸的遭遇、大災難等,都是我們過去生中的靈障、業障所造成,如果沒有一位修行成就的明師來度化它們,是無法解脫的(脫不了身),所以身為弟子的我們,除了無限感恩師父之外,唯一要做的就是與師同心,而且更要「同行」,以師父的願行作為我們的願行,若能如此,則「一世成佛」指日可待矣!

平鎮禪修會館義鍾定全  

<平鎮禪修會館 覺妙遠明師兄(俗名:鍾定全)  全家福>

    平鎮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