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行印心佛法,生命逆轉勝! ~陳俞諶~

任職:友嘉科技 副理

禪修:2年

圖片1_~1  

      在1011月,家裡籠罩在病痛的低氣壓中,爸爸媽媽和我,三人輪流進出醫院,媽媽頸椎很不舒服無法入睡,因而併發高血壓。爸爸因辛勞地照顧媽媽而得腸胃炎及皮膚病。我也中了毒,全身起疹子。此外,也因為長期投入在工作中,身體退化得很嚴重:雙腿無力、腸胃不適、脖子僵硬、頭痛、胸口痛、駝背、睡不好等等現象,已到了睡眠及運動也無法恢復的困境。因身體不適,情緒也愈來愈難掌控,一些小事就會讓我感到不耐煩,跟女友之間的相處已瀕臨分手。家裡因病痛產生的灰暗氣氛彷彿無止盡的蔓延,無法回轉。

  之後媽媽檢查出罹患4公分的腦瘤,全家跌入谷底。原本期望經過切除手術後即可復原,但很不幸地,腦瘤雖然切除,但右手及右腳無法行動,媽媽可能因神經受損而右半身癱瘓。媽媽醒來後立即崩潰,而爸爸感到很憤怒,覺得拜佛唸經已十多年,為何還會遭受如此災難?醫生也只能安慰說要努力地復健才有可能復原。這是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對生命無能為力。人無法掌握自己的病痛,也無法避免之。而且人一倒下去之後,什麼事都不能做,只能交給沒有把握的醫生,或是像二位姐姐,虔誠地交由上帝安排。

  到了1014月,因媽媽和自己的狀況,我向指導教授林國瑞師兄說明我需要暫停學校在職博士班的課業,他瞭解原由之後就接引我入門修行,現在回想起來非常感謝國瑞師兄,讓我能夠在這一世中修行佛陀正法,轉污染為清淨,轉煩惱為快樂。

  入門的時候很幸運報名了 悟覺妙天師父親傳的圓滿禪修班(一)。剛開始禪坐時全身很痛苦,下課後都要休息好一陣子才能站得起來,但可以感受到每上一次課身體就輕鬆許多,所以不管禪坐多辛苦我都不缺課。漸漸地身體有了很大的改善。從 師父帶我們專注名色輪之後,腸胃不適的症狀不知不覺中已不再干擾我;專注禪心輪之後,慢慢地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壓在頭頂,一開始很漲、不舒服。過一陣子後發現頭痛及脖子僵硬的症狀也舒緩了到了專注明心輪,更是讓我見證到不可思議的力量

從小時候胸口就會很悶,所以到大學時駝背已很嚴重,只要稍微挺胸,肋骨就如撕裂般地疼痛,好像有鋼釘卡在胸腔內的感覺。當禪坐時專注明心輪更加明顯,胸口像是一塊鐵板,心臟每跳一次就痛一次。與道蓮師姐請教後,師姐建議我要將心打開,當時有聽沒有懂,不曉得心要如何打開。之後聽 師父的開示慢慢瞭解,胸口的悶痛可能是從小到大的不愉快、憤怒、情感或壓力等等負面能量,累積而成的一種心病。我開始去回想以往的經歷,希望能面對它進而放下它。有一天晚上,胸口很不舒服,內心一直會浮現恐懼的感受,眼前所見事物不斷地晃動,於是國瑞師兄陪我聊到凌晨三點,希望能幫我度過難關。那天晚上師兄不斷跟我分享 師父的法語及開示,當提到 師父的淨土『妙喜蓮花光明世界』時,我全身像是火山爆發,胸口有『一堆東西』穿過喉嚨,從頭頂衝出,頓時鼻子全通,但當時不明瞭原因所以有些害怕而擋住它。早上起床回想之後很想要再體驗一次這種殊勝的感受,於是趕緊禪坐,並恭敬地懇請 師父能幫助弟子打開自己的心,這一坐我完全地把自己交給 師父。專注明心輪一陣子後,就感覺到胸口在醞釀一股『能量』,累積了一段時間後又火山爆發一次。下座之後感到精疲力盡,但有種舒暢的感覺。之後在開車上班的路途上我才突然發現,胸口疼痛的症狀不見了,而且吸氣時空氣也能沒有阻礙地進到肚子裡,我很訝異地打電話給國瑞師兄,一直說:『怎麼可能!胸口痛了十幾年,怎麼可能一個晚上就不痛了』,而師兄笑笑說:『恭喜! 師父幫你打通了。』非常感恩 師父讓我體驗到這麼殊勝的感受,如同佛經裡所說的『拔』業障,在一個晚上拔除在我胸口十幾年的鋼釘,讓弟子的人生從黑白變成彩色的,對於眼前所見的世界有了全然不同的清新感受。就好像從黑暗的山洞中走出來看到藍天白雲的美好。這一個星期,我在開車及工作時,一直『呵呵呵』傻笑,有時還要躲起來偷笑,原來人生是如此美好!我再也不要把心關上了!

  在身體逐漸好轉後,開始瞭解 師父傳給我們的印心禪法,不只讓我們身體健康,還帶給我們清淨及智慧,幫助我們圓滿我們的人生及家庭

  從小有記憶以來,若要我形容父母的相處,只有『吵架』二個字。爭吵、怨懟揮之不去,有幾次嚴重到媽媽拿刀出來要砍爸爸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時考上大學要離家住校,心裡感到開心,因為可以眼不見為淨地逃避。

  在媽媽開刀住院後,爸爸一肩扛起照顧媽媽的責任,但由於二人相處的習性依舊,在醫院仍不斷地吵架怒罵,全醫院都認得他們。有一晚接到爸爸的電話,說他跟媽媽吵架後媽媽想自殺,若以往的我面臨這樣的狀況,可能就會找理由避開。而禪修之後內心彷彿有股力量,我趕緊要爸爸先冷靜下來,等我到醫院處理。一到醫院就看到媽媽一直用頭去撞病床的護欄,我就先把爸爸支開,然後盤起腿來聽媽媽訴苦,媽媽說爸爸嫌她拖累他,要她死一死算了………而我不知該說什麼,就只專注著禪心輪。漸漸地全身發燙,耳朵都像著火了。我過了幾分鐘才明白,媽媽累積幾十年的憤怒情緒帶有強大的負面能量,經由言語傳到我身上後燃燒掉了。而我愈燒愈清醒,完全不會掉入媽媽的情緒中。過了約半小時,媽媽說她沒事了,可以叫爸爸回來。在醫院大廳看到爸爸坐在椅子上苦思,我就走過去坐在他旁邊,然後換爸爸開始訴苦………。頓時全身又燙起來。約二十分鐘後,爸爸叫我先回家,他要回去病房陪媽媽。然後,這一晚的風波平靜地結束了,像是沒發生過一樣。我整晚好像講不到幾句話。

  非常感恩 師父給我們無上珍貴的清淨能量,讓我不用言語就能安撫爸媽的心,轉化他們的負面能量。也感恩 師父教我們的『平常心,心常平』,。讓我不用再逃避,可以有智慧地處理問題。經過這次體會,我也開始反思及警惕:這些負面能量傳到我身上,我是不是就受它影響而產生負面情緒?我該如何掙脫?而我是不是也每天在發射負面能量給週遭的朋友?

  在上了圓滿禪修班一陣子後,有一晚做了一個夢,夢見大學時期與媽媽吵架的場景。當時年輕氣盛,個性很硬,常常不說一語直接甩門離家回學校,讓媽媽傷心。而在夢中,瀕臨甩門離開的臨界點時,畫面彷彿停格,接著 師父教我們的法眼輪開始運作,嗡嗡作響,頓時我感到很慚愧,跪在地上,淚眼向媽媽說:『媽,對不起,我再也不敢了!』。醒來後我很震憾,像是上了一堂實作課,佛菩薩帶著我做了我該做的事,而我也才發覺到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。

  另一次是夢到女友將我的書桌及電腦檔案弄得亂七八糟,我生氣地想找她過來罵一頓。一生氣就醒過來,感覺到明心輪也是嗡嗡作響,專注了一下後又睡著了。回到夢中還是同樣的場景,但看到亂七八糟的書桌後,只覺得『有什麼好生氣的,等會整理一下就好』,就和女友一起玩電腦遊戲。夢醒後對於自己在夢中的轉變也是很震憾,像是從一種固定模式中掙脫出來。以往的生活好像困在黑暗的牢寵中,不斷地用抗拒、負氣、責怪等等習性面對家人及女友。

  在禪修後,女友常常發現我禪坐時在微笑,她跟我說:『我看著她都沒有這樣笑過』。有時她做了一些事以為要被我罵,我卻說:『很好啊,沒什麼關係!』,她呆著看著我說:『你是誰?你不是陳俞諶!』,我也漸漸發現原來以前執著的事情如此渺小不重要。此後,我不斷地提醒自己,若遇到任何困難及修行上的障礙,夢裡都可以棄暗投明了,眼前所見的世界沒有什麼事物可以困住自己的,絕對不回到『黑暗模式』。

  因為體驗了禪修的美好,我幫父母報名了 師父親傳的圓滿禪修班(二),希望他們也能在佛光下獲得全新的生命。媽媽有一次課後,右手小指頭突然可以輕微地動起來,大家都很興奮。但回到醫院一個晚上後,又不能動了。就在媽媽持續地上課後,右半身竟然漸漸地可以動作。到現在約一年,已可拿著拐杖走路及上下樓,這真的非常不可思議,連醫生都無法預料的奇蹟。

  而父母在禪修後,二人的相處模式也有所改變。媽媽開始體會到爸爸的辛勞,爸爸在媽媽不舒服發脾氣的時候可以一笑置之。有時讓我和女友也說『這是誰?這不是我爸爸,這不是我媽媽』。雖然他們偶爾仍有小鬥嘴,但家裡已不再是充滿忿恨及怨懟的氛圍。

  感恩 師父給我們佛光,讓我們體驗,讓我們見證。感恩 師父讓我有健康的身體、清淨的意念及正面的生活態度。也感恩 師父設立道場,不辭辛勞地弘法,讓芸芸眾生都能聽聞佛陀正法,解脫生老病死輪迴之苦。能夠跟著 師父修行,靈性回到佛國,是生生世世中最珍貴的事。

  弟子對 師父的感激之情已無法用言語形容。未來的日子我要努力行接引功德,與 師父同心同行,幫助更多人見證印心禪法的力量,以及 師父的慈悲及偉大。『地球佛國,人人作佛』一定很快就能達成!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心平鎮 ~ 平鎮禪修會館

平鎮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